柚子视角 柚子视角
【 自述实例】安妮36岁追二胎 - 五次移植失败后,ERA带来的转机
发布时间:2019-09-10 06:11 浏览:164


从八岁读三年级起一直到长大成人,我一直在进行一场持久战— 与超重斗争。读高中时,我开始反复减肥。


二十八九岁的时候,我结婚两年,准备和丈夫要个孩子。但是努力了两年,我们还是没有孩子。在生殖中心就诊后,我得知自己患有甲状腺功能减退症,也就是甲状腺功能不活跃,而这就导致新陈代谢急剧下降。医生还告诉我,我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,一种会导致卵巢扩张并长出囊肿的激素紊乱症状。


医生的诊断解释了我的体重问题,并给我开了药,帮我调整身体,为怀孕做准备。接下来,我开始服用准备宫内人工受精的药物。第一个周期,没有好消息;第二次也无果。终于在第三个周期,我怀上了我的儿子。整个孕程就像做梦一样——我没有任何妊娠并发症,甚至没有晨吐!孩子的顺利诞生让我们梦想成真了。

Ben三岁的时候,我们决定再生一个。其实从Ben出生后,我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,所以我们决定去问问我们的生殖医生。当时我们都没有意识到,未来的怀孕之路如此漫长,且和怀上Ben的治疗过程大相径庭。在四次失败的人工授精后,我们转入试管婴儿疗程。第一个周期,我们获得了四个胚胎,但其中只有两个是可以移植的健康胚胎。然而,我又没有怀孕。


年末,我们又进行了一次试管婴儿疗程,这次有了7个胚胎。我移植了两个,并冷冻了其余五个胚胎。然而,结果仍然是 -- 我没有怀孕。我们简直崩溃了。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情感上,我们都需要暂时停一停,稍后再试。


第二年,我移植了两个冷冻胚胎。得知我怀上双胞胎后,我们欣喜若狂。几周后,我发现一个胚胎分裂了——我怀有三胞胎!


当时我36岁,多胎妊娠且体重超重。在向医生咨询后,我们了解到成功产下这胎的可能性非常小。果然,由于并发症,我在怀孕22周时流产了。我把所有错都推到自己头上。如果体重正常,那我的身体是不是可以保住孩子更久一些?是不是我就可以把他们健健康康生下来?


我的情绪非常低落,一直在哭。早上送儿子坐校车去上学后,我一直沉浸在悲伤情绪里。儿子下午放学前,我就一直坐在沙发上哭。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个星期。直到后来有一天,事情有了转机——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有选择。我可以选择躲在沙发上哭泣,也可以选择面对现实,尽我所能确保如果有“下一次”怀孕,我已经做好准备。


从那时起,我决定要健康的生活。

去健身房锻炼会让我很焦虑,因为我感觉健身房里所有人都盯着我,但我还是克服压力,坚持锻炼。我每周锻炼六天,每次锻炼一个半小时。我还将每天的饮食摄入量减少到1200卡路里,包括30克脂肪、新鲜水果、蛋白质和蔬菜。我只吃天然食品,不吃垃圾食品和高淀粉食品。


但经过六周的努力锻炼,我的体重没有变轻。相反,我还重了一磅。在网上搜了一遍后,我才知道不轻反重对患有多囊性卵巢综合征的病人是正常现象。我决定坚持下去两个月的锻炼和饮食坚持后,我开始以每周两到七磅的速度减了下去。就这样我一直坚持着,并且每周都怀着一颗虔诚地心站上磅秤。


整整9个月时间,我的努力和牺牲,换来了我成功减重120磅!

达到了目标体重,我们俩决定把疗程继续下去,移植剩余的三个冷冻胚胎,一次移植一个。13年11月,我们满怀希望,移植了最后一个胚胎。然而,我还是没能怀孕!随后,父亲的去世,又给了我致命的一击。我悲痛欲绝。


我们已经准备放弃了。但在和生殖医生会诊时,她向我们介绍了一种她认为可能帮到我们的新测试 - 子宫内膜容受性分析测试(ERA测试)。她觉得这个值得我们再试一次。ERA测试帮助测定胚胎移植的最佳窗口时间,从而提高胚胎着床的几率。测试的费用是850美元,另外还有药物、内膜活检以及见医生的费用。


医生说,在在一个自然的周期中,子宫内膜在经期的第19至21天(排卵后5至7天)进入接受胚胎着床状态。然而,如果子宫内膜在这段时间内还没有进入接受状态,那么胚胎就可能和子宫内膜“不同步”,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里被移植进去,因而错过子宫内膜的着床窗口期


为了做ERA测试,我先经历了一次模拟的胚胎移植周期。我根据医生的方案服用了药物,但是并没有移植。在移植周期结束时,医生通过子宫刮擦提取细胞样本,以检测子宫内膜是否接受胚胎着床。


通常,在胚胎会被在排卵后的第五天移植到子宫里。但有约25%的女性,她们的身体在第五天还没有准备好。通过ERA测试,我们才发现我就是这四分之一的一份子。我需要等到六天才能进行胚胎移植。

我知道这就意味着我不可能移植鲜胎了,因为所胚胎必须在培养到第5天后被冷冻。但我们因为这个新信息而感到了信心。剩下的问题就是——我们的胚胎质量如何?


我们决定接受胚胎移植前染色体筛查。胚胎学家通过摘取几个胚胎外围细胞进行基于检测,选择出最健康的胚胎进行移植。


我们满怀信心地进入下一个试管疗程,相信有这两个测试的支持,我们一定会成功的。这个疗程培养出来了四个胚胎。第一次的胚胎移植无果。但第二次,我怀孕了!


我很担心我会在怀孕期间失去这个孩子。但到快临产时,我终于放松了下来。


4月27日,Joshua出生了。当时大儿子Ben都快8岁了,他终于有了自己一直想要的兄弟。

如果你正在读这篇文章,并且正在你的生育之旅中跋涉,希望你明白我之所以分享自己的故事就是为了给你带来希望。我知道这条路很难走,有着许多的挣扎,似乎无比漫长。生育治疗意味着很大的投入,无论是情感上、经济上,还是你没有准备好的其他方面。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包袱,但当你抱着刚出生的宝宝时,相信我,你经受的所有困苦,都不见了。


不要太早放弃。我很幸运,我有最好的生育医生。当我自己坚持不下去了,不相信自己可以再次怀孕时,她还相信我可以。当我丧失信心时,他给了我希望。我们非常感谢Hinckley医生。她渊博的学识、关心和怜悯让我们终于有了可爱的孩子Joshua。

– Annie and Rob




本文完,感谢阅读!

更多精彩的内容在下一期!


相关阅读:

【 自述实例】娜塔莉和克雷格的故事

【访谈录】—— 卡拉的故事

  关于试管婴儿你必需知道的12件事 (上)

  关于试管婴儿你必需知道的12件事 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