柚子视角 柚子视角
40岁,我在美国的冻卵初体验
发布时间:2018-07-23 23:49 来源:微信公众号 CrazyBabyIVF 浏览:600

我曾经设想我的人生,应该是在26岁结婚生子,然后岁月静好。谁想世事难料,我发现这世上比结婚生子好玩的事情多太多了,于是我不干了,于是就再也没想过了。于是,36岁也被我一晃而过了。于是各种警钟开始在我身边响起。生与不生,终究还是个要面对的问题。可是这个选择题,除了这两个答案,是不是可以有更多一点的选项呢? 冻卵,被放到了台面上。

从开始有想法,到行动,又拖了有两年,于是,彻底高龄了。做决定需要回答的问题基本就三个:

约医生面谈, 医生的意见整理一下基本如下:

1 、年纪这个大问题

数据显示,卵子的数量和质量在30岁前后开始呈缓慢下降趋势,在37,38岁开始加速下降。40岁后呈锐角线下降,45岁后受孕概率为5%。即便在IVF相对发达的美国,很多医院也把受理上限设在了43-45。所以,从可行性来说,40基本是个临介点,当然,还要结合各人的身体条件来具体分析。

那么哪个年纪是最适合考虑冻卵呢?是不是越年轻越好呢?医生的意见是,很年轻就冻的风险是,在经历了从刺激卵巢到取卵手术这一麻烦且痛苦的过程后,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用到这些卵子。而且花费还不菲。当然,卵子质量是有很好的保证的。所以综合来讲,成本效益最大化的冻卵年纪是34 到37岁。

所以,如果能生,也愿意生,37岁前还是自然生了吧。如果因为种种原因晃到了34,还不想、没条件生、或者是像我这样想不清楚要不要生,可以开始敲敲脑袋想一想冻还是不冻了。抱着better than nothing的想法,我就决定踩着尾巴上了。

2、那么冻什么呢?

之所以会有这个问题,是因为医生声明目前纯粹冻卵(也就是说不是因为生育问题而取卵做IVF或捐卵),几年后激活受孕的数据还太少。在美国,冻卵成功率在2013年左右大副提高,从那以后开始逐渐在临床广泛使用起来。所以像我这种主动冻卵的受孕成功率还没有太多历史数据可供参考。但是,过往数据显示,受精卵冻后的成活率是远远大于非受精卵的。这就是多细胞生物和单细胞生物的差别。

可是受精卵的问题是多细胞就意味着有另一方的参与。如果目前是单身,但坚决要保证以后可以有个孩子,最好就精子库了,因为这就没有任何法律问题。如果是自己的另一半,通常启动受精卵是需要双方同意的,除非对方签字放弃这个权利。目前美国已经有这样的案例了。所以我的想法是,冻卵完全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再选择的机会,与任何其他人无关,如果生孩子,还是希望跟那时的身边人生,对孩子比较公平。所以选择冻卵子,以保留最大的自主权和自由度。

3、那么有没有风险呢?

答案是,有!首先由于个体差异,每个人对药物的反应不一样,医生对剂量的把握一开始只能根据基础数据,然后开始用药后根据反应再调整,这个把握很重要。如果剂量把握不好,或者身体对刺激的反应非常弱,很可能就达不到足够数量的卵子,那么医生就会决定取消这个取卵周期 ,再来一次。通常最低要求是有3个成熟卵才取。当然具体还看各诊所。如果重来,时间、身体的承受能力、以及费用,都是要考虑的。如果身体对药物反应过强呢,就可能出现卵巢过度刺激,雌激素飙升,卵子数量是有了,但是卵巢过度膨胀,取卵风险很大,会引起严重腹积水,给肾脏带来及大压力,且引起呼吸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医生也会取消。

其次呢,即便有了一定多数量,取出来了,也不代表个个都成熟了。即便检查都显示成熟,都冻起来了,在久远或不那么久远的将来,解冻以后也不一定都能成功受孕的。所以对有些意志坚强且志在必得的同学,医生会建议来两个周期以保证有一定的数量。对医生来说,理想的数据是15到25个。当然,我让医生失望了...... 但是,也决定做一次就够了。这是后话。

好了,说了这么多,基本上我的决定就是:做,但是 hopefor the best, plan for the worst。 清楚认识到这是最后的机会,但也不保证是一剂绝对有效的后悔药。


我的主治医生 Dr. Valerie Lynn Baker, 是斯坦福生育诊所的主任医生。之所以选斯坦福是因为我一直在这边看病,有一定的信任度,所以也没去做别的研究。决定以后就开始定疗程。给我的疗程很简单,一切顺利的话两个月就可以完成了:

首先是准备过往病历,要求有我病历的医生、医院把我的记录发去Dr. Baker。这个很简单,医院已经提供了template,签了几张表、传真过去、电话再跟踪一下,两天就搞定了。斯坦福的规矩是,过往病历没有到的,医生都不跟你谈。

然后是财务问题,保险付不付,付多少。医院会去查,自己也查了一下好有个底。我比较幸运,公司买的保险可以支付一定金额,我估计应该是够了,也没太多问。不过呢,最后自己还是付了一千出头。

财务问题搞清楚了,过往病历医生看过没问题了,该问的,该答的都说清楚了。就被要求去验血。主要是检查有没有什么可疑疾病以及身体各项激素指标。

验血的时间点非常重要,必须等到这个月的例假第 3 验血,同时这一天还必须去做B超,检查卵泡数量。这一天出来的数据就是医生用于定疗程和剂量的基础数据。除了各项健康指标,主要查的是:

Day 3 FSH (FollicleStimulating Hormone): 通常这个值低,表示卵子储备多,预示对药的反应会好。

AMH (anti-mullerianhormone): 因为这个激素只在极小的卵泡上产生,所以也被用来预测卵子储备。

Estradiol: 这个数值被拿来跟FSH一起看,医生希望看到低数值。因为Estradiol会影响FSH。如果Estradiol很高的话,很可能FSH的数值是因为Eestadiol的影响而下降了,这样FSH数值的参考性就很有问题了。在整个疗程中这是一个一直被关注的数据。每次验血都查。

Luteinizing hormone: 这个数值要跟FSH一起看

Prolactin: 这个数值高的话会引起FSH降低,那么FSH的参照价值就要打折了。

Thyroid stimulatinghormone: 我也没弄明白这个数据有什么关系,反正医生给了个range,然后我的数值是在这个range之內的,也就没管了。

抽完血,过了一个星期,接到医生电话,被告知数据非常好,心下窃喜觉得网球没白打。于是再见医生,听取卵巢综合测试报告分析 (下图),总之就是基本面很乐观,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啊?

因为一旦开始用药,就不能做运动,而且要每天尽量在同一时间注射用药,且隔三岔五的要去医院检查以随时观察卵子成长进度,所以要大概安排一下时间,尽量避免出差啊,比赛什么的。我的网球双打比赛也被我推掉了(很对不起partner)。决定下个月就开始。于是护士开始订药,因为保险有指定的药房,药只能邮寄过来。我订了药以后跑去黄石玩了一圈,结果回来发现药还没到,离例假来只有4天的时间了。紧张死了,电话给药房各种催,才知道因为co-pay没有付,不给发药。还好药房也知道这些药是time sensitive,所以免费隔夜快递。 终于有惊无险在预计疗程开始时间两天前收到了。

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准备。也没有要求吃药什么的。

根据医生的指示,准备在例假的第二天开始疗程,并且当天需要去医院再做B超检查卵泡数。疗程很简单,计划先打10天催卵针,然后打排卵针,然后取卵,收工。

预计12号开始,进入倒计时。期间去医院学习怎么给自己打针,因为所有的药都是需要注射的,而且是晚上!!看着护士娴熟的换针头,吸药,弹针头,我心里一千个鼓。不知道要怎样的勇气才能每天往自己身上扎3针呢……

12号下午大姨妈准时报道,赶紧email给医生报告了一下。问是不是可以明天开始了。时值星期六,要赞一下斯坦福的护士,极尽责的在星期天一早给我打来电话,问大姨妈具体来访时间。一听是下午,立刻喊停,要求在例假来24小时后,也就是full flow以后才能上药并且立刻安排好了星期一一早,也就是用药第一天的B超。

9月14号一早赶去医院,这次不需要验血,只B超。血淋淋当中,找到了13个黑窟窿,也就是说,这一期,我们最起码有13个蛋可以培养了。不过,奇怪的是,给我做B超的,并不是我的主治医生,问为什么,答曰,整个诊所是按照group practice的方式在运做的,也就是说,每天当职的医生是不一样的,除非主治医生当天有空,不然就是当职医生做所有检查。当然所有报告和决定还是要经过主治医生确定才可以。所以,很有可能手术当天也不是由我的主治医生给取卵。这让我觉得很不安但也没办法。能做的就只有每次约的时候都先问Dr. Baker有没有在。 我认为这是用大诊所要考虑的问题。

Anyway, B超出来,拿到医生的release order,确定可以开始用药。护士姐姐也把我的时间表排好了(如下),跟我说记得按时打针啊。看我愁眉苦脸的样子,传了我一个tip。打针之前用冰袋敷一下要打的地方,感觉冰得有点麻麻的了,再打针,就不疼了。实践证明,这绝对是真传。我后来每天都冰过再打,果然比我想象的好很多。当然这跟针头粗细也有关系。

这几天是晚上两针:

Gonal-F, 300 unit. 这是一个长得像笔的针,药已经配好在里面了。这个针是需要冷藏的,所以邮寄的时候也是带着冰袋送过来的。打的时候转动笔尾调剂量。我配的这个,最大剂量就是300,所以很好掌握。调好剂量直接装针头,针头也是配好的,针头蛮细的,打的时候慢点推,基本不觉得疼。

Gonal-F 的成分其实就是FSH。如果靠自身分泌的话,虽然有多个卵泡,一个月通常只有一颗卵子能够成熟。所以打这个可以帮助刺激多个卵子成熟。


Menopur, 150 unit. 这个药有点麻烦,每天要自己配。药盒里是一排水一样的混合剂,一排75unit一瓶的药粉,遇水即化。每天要先抽100unit的混合剂,先注入一瓶药粉,化了后再抽出来,再来一瓶药粉。都混好了,换针头,打肚皮。这个针头也不粗,可是会觉得痛。

所有的针都是打肚皮,每天换一块地方。我基本上是在每天晚上10点左右打,两针都打好了,就可以洗洗睡了。

打了4天,基本上没什么感觉,除了肚子稍微有点圆了。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没有运动了……..

第五天一早是预定的B超检查日,检查蛋蛋们的生长情况。在毫无感觉间,领头的蛋蛋居然已经长到了15.3,其他的一些小朋友们最小的才只有7点几。生长分布非常不均匀。医生说这是个体差异造成的问题。我觉得我的起始剂量小一点可能会比较好。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对志在必得者,医生通常会建议做两轮。因为有第一轮的经验,第二轮的药量及时间的控制就更有把握了,那么可取得的卵子也会比较多。

Anyway,鉴于领头蛋的快速成长,我直接进入成熟期。被要求立刻马上开始打第三种针:Ganirelix. 这个针必须每天上午打。与之前打的针不一样的是,这一针是抑制LH的,以防止蛋蛋们过早成熟被自然排出。 这也是预先装好了的针,打开就可以打了。我打的是0.5ml的剂量。这一针很痛,因为针头很粗。每次真的要用插的力气才能把针头送进皮肤,不像之前的针,轻轻碰一碰就进去了。每天打完都一个大大的血针眼 :(

我的Ganirelix order是4针,这也就意味着,我比计划提前了两天。浪费了好些药。当天被要求第7天(星期天)再来B超加验血。

第七天一早,相隔仅仅两天,领头蛋已经长到了20+ 了。同时还有5,6个也已经长到超过13了。剩下的就还在10,11徘徊。医生说理想的获取尺寸是14到22。看了看验血报告,Estradiol 1361.9,Progesterone 1.21, 没有异常。当值的是位年轻的fellowship,不是很肯定,但是警告因为领头蛋长太快太大,很有可能明天,也就是第八天就要trigger,不然的话,领头蛋就会自行trigger,那时就晚了。因为不是很肯定,要求我明天再来医院检查及验血。幸运的是我在第八天约到了我的主治医生。

第八天一早,打完最后一针Ganirelix, 忐忑前往医院检查。心下很是纠结,既希望可以早点结束每天打针的日子,又希望可以等一等让小朋友们可以再长一长,这样可以多下几个蛋,算下来单位成本要小些。

Dr. Baker以一贯的轻柔细语以及温柔的手法完成了B超,结果显示,领头蛋已经长到22+了,再长已然要被放弃了,其它6个也已经长到14,15+mm了。小的们还在11左右努力着,已是不能等的局面了。基本确定当晚要trigger了,如果验血指标没问题的话。

接下来要讨论的就是用什么药物来trigger了。鉴于朋友的惨痛经验,我非常不愿意用HCG trigger。考虑到我的Estradiol还不到2000,Progesterone 1.5, 属于相对很安全的范围,医生认为出现hyperstimulation (OHSS)的可能性很小,完全可以用HCG trigger。但我最后决定采用Lupron + HCG的co-trigger。 我自己查了查资料, 基本上HCG 和 Lupron所产生的功效是一样的,都是催熟卵子,让蛋蛋们冲出卵泡壁,着陆卵泡腔,等待排卵。 但是HCG是在这个程序上有十几年的使用历史并且功效显著,基本没有失手,a proven medicine。 Lupron是在近些年才被采用到trigger这一程序中的,虽然也功效显著,但是数据显示有很一小部分人单靠lupron未能成功催熟,导致cycle失败或再次trigger.

但两者在副作用上的差异是巨大的(起码我觉得是巨大的,在见证了朋友取卵术后3天挺起了5个月大的肚子后)。HCG在身体里的停留时间是10到12天,也就是说,在下蛋后,因为HCG的作用激素还会持续产生并刺激卵巢,卵巢被刺激过火了,就OHSS了。而lupron在身体里停留的时间相对要短很多,我的医生说基本上就一两天,但在这一两天的时间里所产生的激素高峰跟HCG是没有区别的,然后就会被排出体外。这样卵巢被过度刺激的风险就完全不存在了。 有些医生会采用co-trigger,加入1000 到1500单位的HCG,以平衡卵子不成熟与OHSS的风险。这也就是我最后采取的方案。我的剂量是:4mg Lupron + 2,500 unit HCG

其实这个HCG的量还是蛮大的,但是在我身上效果还是蛮好的,而且术后没有出现OHSS.

当晚回到家,调了3个闹钟以确保能够在8:30pm准点打针。用护士的话说,我只有5分钟的时间把针全部打完,因为取卵是非常time sensitive的,必须在trigger后36小时准点进行。我的手术被安排在第十天的早晨7:30am。

因为要打两针,且两针都不是满剂量,都要调,我的第一个闹钟设到了8点整,开始调药,大概把护士的指导在脑子里回放了一下,instruction看了看,10分钟搞定。 第二个闹钟8点28响起,开始冰敷,因为要一次两针,要冰彻底一点。8点半开始打针,一分钟完成任务。我都很佩服自己!

第九天, 还是没有任何感觉除了肚子比较圆。我跟朋友说这是不是太平静了啊,会不会什么也取不出来啊。但是当晚磅体重发现体重的确飙升了不少。欲哭无泪……. 当晚午夜后必须禁食,也不能喝任何东西,包括水。就此睡下。

遵医嘱早上6点半到医院。挂号、量血压、体温、换衣服、最后被放到到小床上,接上输液管,准备进手术室。话说医院里面真是冷,我要了两床毯子还是有点冷。手术医生是Dr. Lathi, 过来打了个招呼,大概说了下手术流程。手术是通过B超,然后一跟细长的针把卵子取出来,当天会告诉我取了几个,第二天才能告诉我检查结果有几个是成熟的。

然后麻醉师过来,问问有没有过敏什么的,我告诉她我对麻药和止痛药特敏感,之前有全麻醒来后吐的情况,她说会注意,但是结果表明她还是没控制好(看来遇见好的麻醉师实在是要很大的运气)。7点半准时走进手术室,对, 用走的,不是躺着被推进去的 :P。按指示爬上了手术床,那叫一个冷啊,因为是当天的第一台手术。又要了两床毯子才好些。 然后麻醉师开始让我吸氧,麻醉剂就混在里面了,所以是慢慢昏过去的,整个手术过程应该都是自己在呼吸。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只有医生知道了。

醒过来,第一感觉是冷,很冷,身体一直在抖(护士说是因为我血压偏低,我高压96)。然后狂吐了三次,显然是麻醉没有控制好。然后肚子很涨很涨,强烈想上洗手间。然后听见医生说我有一点流血。护士先是给我加了3床毯子, 又给肚子敷了一个暖包,再上了一个尿壶,我才稍微安定了一点。折腾了近两个小时,我的体温才慢慢恢复,被宣布可以出院了。那时已经是10点半,第二台手术的病人都已经准备出院了,汗…..

出院时被告知取了6个,想来领头蛋是被牺牲了。接下来要密切关注每天的体重变化,少吃多餐,先从易消化的东西吃起,多吃蛋白质丰富的食物。少喝白开水,多喝含钠,钾的水,比如Gatorade 兑水喝,椰子水。这里要特别感谢一下朋友推荐的椰子水,好喝不甜。我接下来连续三天除了汤,就只喝这个水。

就这样天大的一件事在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做完了。回到家,肚子很涨很硬,整个腹腔有抽筋的感觉,完全不能深呼吸。呼吸稍微重一点都疼。腰部完全没有力,起床需要用靠手臂的力量把身体撑起来,我的腹肌彻底罢工了。医生告知这是正常反应,因为取卵,卵巢和子宫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害,而且我还有点出血。 回家后就只能躺着,并且开始热敷腹部。我用的是一块电热的热敷垫,可以调时间和温度,很方便,不过有点小。

不大能吃东西,这一天每餐我只能喝一小碗汤,和一小碗菜。牛肉啊,鱼啊什么的,吃一点就觉得顶得慌。不停的喝椰子水,然后上洗手间。出血很快就止住了。除了腹部疼痛,其它貌似都很正常。然后就是睡啊睡。可是完全不能翻身,稍微动一动肚子都痛。虽然医生建议吃止痛片,但鉴于我对这东西的强烈反应,我决定顶着。

术后第二天,一早起来称体重,居然轻了两磅半。可见HCG引起的腹腔积水开始排放了。大喜。肚子在持续热敷下,开始变软了一点。这一天要吃两片抗生素。继续喝椰子水,吃各种鸡蛋,喝豆腐汤。还是不大能吃东西。到下午的时候,肚子的抽筋痛感开始减缓,感觉弹性开始恢复了。稍微能翻身了,并且起床也不那么费力了。开始下床走动,还是有点费力,要抱着肚子走。接到医院电话,告知取出来的6颗都是好蛋,都冻好了。当下觉得没白折腾。另外,也可见co-trigger对我还是有效的。

术后第三天,早起称体重,继续按两磅半的节奏下降。肚子的疼痛感明显下降。翻身基本不是问题。走路也不费劲了,不用再抱着肚子,虽然直起身子还是能感觉到腹部拉扯的痛,但已经可以比较正常的行动了。我甚至还开了两个电话会议。到下午,已经可以坐着吃饭了,并且腹肌的线条终于开始显现。只是还是不能大笑或咳嗽。至此我已经有不自觉的不停揉肚子的动作了。揉一揉的确是要舒服很多的。饮食方面开始加入碳水化合物,貌似没有什么不良反应。

术后四天,体重再减一磅。身体感觉基本恢复正常,腹部已经不再有抽筋感,摸上去的感觉已经很柔软。站或坐都比较自如了。饮食基本恢复正常。只是人整体感觉还是很虚弱。开始进行一些短距离的轻量行走。

自此我觉得恢复期基本结束。当然还是必须遵医嘱在下一次大姨妈造访之前不可进行任何运动,尤其是不可以做瑜伽以及打高尔夫,因为二者都需要扭转身体,会引起子宫及卵巢的扭曲。我在第五天试着打了几拍网球,立刻感觉到明显的腹部疼痛。再不敢以身试法了……..


关于费用:

准备开始用药时医院会有财务协调员谈整个费用估算。从保险那边支付的,再加我自己付的药费及诊费,总共大概$17,000。仅供参考。

总结:

事后从结果来看,我对医院、医生的选择还是太轻率了。辅助生育治疗并非斯坦福的强项,医生的时间也有限,多数都是学生在操作,对检查结果、方案及调整的讲解都不是很到位。另外手术体验也是在我经历过的几次全麻手术中最不好的。当时体温一直回不来,把等在外面的家人吓坏了。建议大家在医院、医生的选择上还是要慎重,多做些了解。在疗程开始前多跟医生沟通,尽量对用药和方案多一些了解。我的医生当时压根没有跟我提过 HCG 的副作用,虽然不一定会在我身上出问题,但还是事先了解清楚更能有准备些。


本文版权归作者DD所有。目前仅授权CrazyBabyIVF及柚子视角发表。欢迎转发分享,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他机构转载。